扩列。

QQ:1846431112

\(≧▽≦)/扩列啊亲!

  翊殇  

【群宣+人物自述】烟雨阁

媳妇...其实我的名字........

何谦希:

一个群宣,顺便人物自述
古风原创c群,要求不多
/门牌号:烟雨阁,113195830
/三禁,带套,轻崩,小白慎重
还有公主病,玻璃心老板不接
大背景青楼,卖艺肯定的,卖不卖身自选
/进群码自述
/欢脱和善(大概)爱求老板娘安抚的老板,琴师组日常撒粮,嫁了客官的头牌,似乎全能的医师,可爱的厨娘和酿酒师,有些高冷的乐师(琴师组儿砸除外),武功高强的客官和护卫,在下和一个歌姬日常互怼……好了我不想说了太懒了打不完
/群里的每个小天使都很十分非常特别可爱,你要成为一员吗?
/再一遍,门牌号:烟雨阁,113195830

顺便人物自述:上官谦

我是上官家的第三个女儿,准确说,曾经是。
上官家到了我们这一代,一连生了三个女儿,我是最小的那个,后来也是最不受宠的那个。
丫鬟说,我出生后,祖父摸了摸我的额头:“就叫谦儿吧,上官谦,一是愿这孩子脾性好,二是……希望下一胎,是个男子。”

也许我该庆幸一下祖父是个读书人没有给我起一个招弟保弟什么的。
至于为什么不受宠?
我是侧室的孩子,娘亲当年为了保住我,受了不少伤害。
生下我后,娘亲被大夫告知无法生育,于是父亲为了传宗接代,很快又抬了小妾回来,冷落了娘亲。
正室见状当然满意,开始逐渐克扣我们的月钱饭食,后来父亲见我们一天天消瘦,身体变差,没有多想为什么就放弃了我们。

顺便一提,那小妾倒是令父亲满意,真的生了个儿子出来——当然这个儿子是第二胎。
也可惜祖父走了,没能看到上官家总算是有了血脉。
算我这个弟弟命大,躲过了正室在他未出生时的明枪暗箭。
然后,理所当然,我更加被冷落,于是只能愈发努力地学习琴艺。

教我练琴先生的师傅很是厉害,她可以拨一下弦就震碎一颗石子。
娘亲得知此事后大喜,去拜访了师傅,回来后,揉了揉我的头发:“谦儿以后跟着你师傅学音杀好吗?”
我歪歪头,娘亲让我学……那就学吧。

从此我的练习地点换成了城外的树林,我跟着师傅开始扎马步,练一些基本的武术。
除此之外,师傅要求我每日都要练一个时辰的隶书,还要冥想半个时辰一动不准动。
有几次险些放弃,娘亲告诉我说,学会这个,将来就可以保护自己,不用再像她一样连自己女儿都保护不了。
所以我坚持了下来,直到十二岁那年,师傅开始正式传授我音杀。

师傅所说的音杀,也并不全是杀,我只知道开始学之后,心变得更为沉稳宁静,父亲似乎看到了我的转变,开始对我有了些许的关注。
飞来横祸,娘亲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我保护她的那天。
正室太过霸道,直接一剂鹤顶红下到了我娘亲的补药里,父亲对于我娘亲几乎已经没了什么感情,于是此事不了了之,我按照上官家的规矩归了正室抚养。
说是抚养,地位却还不如一个丫鬟,所幸还有师傅,也许她是唯一一个真心待我的了。

后来音杀术的事情不知怎的被正室知道了,她想让自家的女儿学习,谁知师傅只是看了她的两个女儿一眼,就摇头否决。
我在心里嘲讽地笑笑,正室的两个女儿也不是什么好菜,心肠一个比一个毒。
后来正室旁敲侧击,试图从我这里搞到传承,被我拒绝。
再后来啊,就是在我的房里发现了大小姐的贴身之物。
呵呵,呵呵。
我在知道结果后异常冷静地收拾了行李,顺从地被正室赶出了上官家。

“谦儿,保重,这本曲谱拿好了。”师傅拍拍我的肩,抬手擦了擦眼角。
“多谢……师傅……”我把小册子贴身装好,跪下叩头。
师傅没再答话,转过身子。
从此我开始流际各处,辗转却始终没找到落脚的地方。
遇到郗云尔,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,当时我十五岁,在街头被混混纠缠,正打算收拾了混混,就看到一个姑娘抬手朝我们这边扔了一把粉末。

这下好了,混混倒了,我也躺地上了。
再醒来时,看到的还是她,我下意识地缩了缩。
她讪讪地笑:“抱歉,偶有失手。”
云尔是个很好很厉害的人,她的药粉香粉,绝对都是世间一流。
后来她对我说:“姑娘,你若愿意,我收你作干女儿,你唤我云尔也可干娘也可,若是喊娘亲,我也不介意。”
我答应了,长期的辗转,让我实在太渴望被人关心着,还因为我知道,云尔能让我有家的感觉。
云尔很温暖,很可靠。

再往后,我们到了烟雨阁,我作了琴师,本来打算就在这里孤独终老。
咳咳,虽说烟雨阁不强迫人卖身,可是终归是个青楼,寻常男子……怕是都不会要的罢……
云尔笑着,摸摸我的头,谦儿不急,你会有个可以依靠的夫君的。我笑笑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也许是上天终于开了开眼,或者是云尔有言灵,我遇到了翊殇。
翊殇是个很暖很体贴的公子,他自称是离家出走的,也是个琴师。
于是很正常地,我沉沦了。

那天徐泽和尘公子闹了误会,我们几个人去拉架,才意外发现翊殇也是会音杀的,怪不得他弹琴时客人的心总能静下来,变得舒缓平和。
后来我在收拾二楼的时候,翊殇过来帮忙:“谦,我来帮你。”
我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回答,多亏尘公子开口要帮他找下扇子,我连忙道完谢就转过身,暗地里舒口气,还好还好没被发现。

还是翊殇先告了白。
那天晚上我回到烟雨阁,发现老板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,怎么问也不肯说。
只有江小姐调笑般说了句:有个琴师想死你了。
我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,跺跺脚张口却说不出话。
“呦,谦害羞啦?”老板站在二楼笑。
那时候璃玖还没来,烟雨阁只有两个琴师,我和翊殇。
我不知道说什么,坐在一楼的椅子上喝茶。

在翊殇踏进烟雨阁的一刹,众人的眼光瞬间变成了饿狼,死死盯着我们两个。
翊殇把我带到了烟雨阁附近的湖边,我脸烧得发烫,手足无措,而云尔恰巧那天不在。
然后就听到了翊殇的告白,我大脑当时直接卡到死机,缓过来后,我告诉他我是被家里赶出来的。
他笑,谦儿我不介意,我喜欢你。
我也喜欢你,管你是不是离家出走,我喜欢你。

然后他吻了我。
……似乎是一吻万年?我沉浸其中,直到感觉到有其他人。
!我连忙推开他,躲到他身后,才发现是老板他们。
翊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,拿出一把折扇递给我说是作定情信物。
我愣愣,捏紧了扇子,又抱了人一下,耳边传来翊殇的声音说要娶我。

婚宴前几日收了个徒弟,很可爱,名唤徐璃玖。
说是要学音杀,我笑笑,告诉她先去扎马步,璃玖有些郁闷,我在心里暗笑,小璃玖啊,扎好马步,以后就轻松很多啊。
亲身经历不骗你呵呵呵。

再后来就是我和翊殇的婚宴,夫君他很好,非常好。
云尔笑着,看着我们拜天地,她说的话,成真了……
我是上官谦,曾经的上官家三小姐,现在的烟雨阁琴师,翊殇夫人。
我很幸运遇到师傅干娘夫君和小璃玖,我很幸福。

耶!码完了hhh
有没有想来群里玩的小天使?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
w求小红心小蓝手啊w

评论(1)
热度(9)
  1. 翊殇上官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媳妇...其实我的名字........
© 翊殇 | Powered by LOFTER